ピピこ_隱居閉關中

隨意點當自己家。

要準備考試了
直接進入隱居生活👉👈

沒有cp向
要有…應該也是吃御荒吧😂

sai你已經是個成熟的軟體了,應該學會自己描線上色,ps你也是

给手写圈朋友们的一封信(by:格格)

雖然我已經完全放棄混同人圈…
還是轉一下激勵自己磨練自己qwq

格格要努力寫字寫詩:

手写圈的朋友们:
       大家好。
       最近有件事情萦绕在心头,实在是不吐不快。这里写下聊博一哂。
       事情是这样的,我偶然翻到一位朋友一年前的手写图片,发现和TA一年后的水平………不相上下。但最奇怪的是,这位朋友一直在勤奋刻苦的更博写字,并且有临帖,博文还有不低的热度。TA是一位有天赋并且努力的人,但看着这一年的止步不前,实在是为TA惋惜。
       曾几何时,我也有过这种情况,并徘徊许久,希望朋友们不要步我的后尘,所以写出这封信给以警示。

       在排除了书法本身的规律导致瓶颈期的原因后,是什么导致了这种情况的出现呢?
       原谅我的心直口快,原因很可能是以下三种:
1、追求热度
2、积累太少
3、眼光不高
       这三种原因会导致:被眼前的热度和欢呼声迷惑,于是:
1、每天紧跟热度寻找文素,压缩练字时间;
2、临摹少创作多,慢慢榨干自己的天分和创造力;
3、不精临(精细化的临摹,通常需要精细并反复的研究和练习每一笔的写法,力求学到法度的精髓)只通临(临摹全篇),浅尝辄止,然后美滋滋的把通临的照片发出来,等待着吹捧。
       殊不知捧也是有毒的,一旦被这种吹捧迷惑了双眼,只能坐等被捧杀。
       眼光不高导致沉迷热度,沉迷热度导致积累太少。于是每一次创作都在重复前一个自我。
       王羲之云:“适我无非新”,指出了艺术的创新性。艺术一旦失去了创新性,就不再称之为艺术。

       积累不够往往导致捉襟见肘。一位积累深厚且眼光高的人即使是同样有以上三种做法,TA也会处理的更好:
1、紧跟热度寻找文素,利用新的文素记住新的字形,试验新的风格;
2、临摹少创作多,但同时看的东西也多,然后以心化纸笔,模拟演练无数遍;
3、不精临只通临,只因为精临过别的帖,并且明确的知道需要的是这个新帖的哪一个部分,只需要获取这一个部分即可。
       这里只举例了积累深厚且眼高的人如何化腐朽为神奇,但臻于化境时的美妙绝非这三两句话能够表达清楚的,更多的等待大家自己来体悟。希望朋友们戒骄戒躁,积累自我,早日达到这种境界。这个过程可能一开始会不适应,但坚持下来后,就会逐渐发现书法本身的魅力和趣味性。我走过的弯路,在这里写下,希望朋友们不要犯同样的错误。

       要在脚踏实地的同时仰望星空,看看天上的星星们都在做什么,才能成为天上的星。不然只能被历史的洪流淹没,成为一粒也许曾经闪着光但已逐渐沉寂的沙。
       衷心的希望你们都能成为历尽千百年沧桑依旧闪闪发光的那颗星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格格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8.9.10



注:
1、在艺术这条道路上,我可能走的弯路多一些,但依旧经验不足水平不够,也希望获得朋友们客观的批评和指正。
2、欢迎站内转发。若想二次上传/转载,欢迎私信以获取授权。
3、关于如何提升眼光&审美,欢迎观看拙作《书法审美初阶教程1.0》(点此观看)及批评指正。

看完猛毒venom啦!!!!!
Lof不讓我發照片ㄇㄉ
猛毒跟艾迪真的好基哇wwwwww

還有五張…
po出來可能就不會坑(欸
高天原組~不過某人的周邊實在是…😂
(畫御饌醬好開心畫荒整個差點爆炸orz

[川荒] 别小看年上男友的醋劲(下)

荒川之主x

夫夫床头吵,床尾合体。(幾乎一半都是車

搞个糖糖假装自己不是后妈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*paro同居

*私设多注意

**提及CP:川荒、酒茨

*人物网易的,OOC我的。

[點我走連結]

       同婚法(同性婚姻法):2017年5月24日,台灣司法院宣布现行《民法》未保障同性婚姻自由及平等权已属违宪,要求行政和立法机关两年内完成相关法律之修正或制定,以保障同性婚姻的权利,成为亚洲首例。

        最慢明年5月適用~想深入了解的话可以百度看看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后话:

当初名字订的太快,整篇跟醋劲其实没甚麽关係…

求婚那段本来想另外写,不过放在这边好像也行

中间很克制自己不要写SP或是失禁之类的…真的克制得很痛苦

甚至还冒出搞酒荒邪教的念头(现在没有了

酒吞的餃子是我吃的

        

以上~谢谢看到这边的你~

[川荒] 别小看年上男友的醋劲(上)

荒川之主×荒

 

舊坑,一句话:薑罚play(。
没办法接受就别往下看
我真的对荒很过分(捂脸藏住后妈笑

 

*现paro同居
*私设多注意
**提及CP:川荒、酒茨
OOC
OOC
OOC


 

/

        「嗯……」从落地窗射进的阳光太过刺眼,躺在床上的青年不情愿地睁开眼睛,迷迷煳煳地望着天花板环顾房间的四周,熟悉的床铺和房间格局,空气带着的清香却也有点陌生,抓着棉被鼻尖嗅到让他安心的香水味。
        好香…是小叔叔的味道,我……我怎麽回来的!???清醒大半的荒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,宿醉让他有些难受地皱起眉,只记得昨天和几个朋友喝了一整晚,解散之后就什麽都没记得…重点是自己怎麽会在这个房间!?

        抄起手机点开群组,迅速地敲敲打打出一段讯息发出。
 
 
 
月月    13:06:57
昨天怎麽结束的?
…我名字谁改的

天羽    13:08:12
这你自己改的啊
你说要换一个礼拜的别忘啦
早上的课我已经帮你跟酒吞他们代点了

大江山扛霸子    13:11:06
谢啦,下次本大爷请你吃饭

天羽    13:12:02
你们根本忘了今天有补课吧= =

月月    13:13:17
我昨天怎麽离开的

大江山扛霸子    13:13:43
昨天你不是自己先走的吗

挚友最强    13:14:26
我和挚友本来要送你回去,可是你说你要走回去顺便醒酒

大江山扛霸子    13:15:09
本大爷和茨木只陪你走到车站那
你该不会睡路边吧?

月月    13:16:42
…没有,我在家

天羽    13:17:54
你连书包都没带回去
怎麽进的门??

大江山扛霸子    13:18:39
@天羽茨木说他好像也把吊饰忘你家了

天羽    13:21:02
是这个白色毛球吗
  [传送照片]

挚友最强    13:22:26
对对
是我的茨球

大江山扛霸子    13:22:54
我们在吃午餐
晚点过去找你拿

天羽    13:24:11
知道了
原来那东西还有名字…
@月月你的东西我顺便拿给酒吞,他跟你住比较近

月月    13:27:22
嗯谢谢
 
 
 
        关掉群组,荒轻叹了口气,身上套着乾淨的衣服,却连有没有洗澡都不记得,虽然还有很多问题想问,但他现在真不想面对屋裡的另一个人…拖拖拉拉地走進浴室洗漱了遍,听到水声对方应该就知道自己醒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重新换上居家服,荒满怀不安地走下楼,空气中瀰漫着饭香,厨房传来锅具敲打的声音,小叔叔在做饭…难道他还没吃午餐吗?也忘了自己醒来什麽也没吃,想静悄悄地躲在门边,却马上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肚子饿不饿?」盖上电锅的盖子顺手将电磁炉调成小火,荒川忍着笑心想,这人直逼一米九的身子是要躲什麽躲?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才觉得有点饿了,看对方朝自己招了招手,荒乖巧地走了过去,还来不及发问就马上被塞了一口包子,荒川又给他倒了杯蜂蜜水:「我记得…你不喜欢吃红萝蔔吧?」和着蜂蜜水把包子吞下肚,荒有些不好意思的嗯了声,虽然成年了不过不敢吃的东西就是不敢吃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那敢吃薑吗?」荒川放下红萝蔔改拿着块手掌大的老薑,看着一脸疑惑的荒,他笑了声:「现在天气开始转凉,薑刚好暖暖身子。」看着对方熟练的切好薑丝热油爆香,荒忍不住开口:「小叔叔不是明天才回来吗,为什麽…」刚要提出的问题被对方的吻给堵回嘴裡。
        蜂蜜的味道…荒川勾起嘴角伸手轻推了荒一把:「饭还要一阵子,这裡很热,你到客厅去等吧。」不等荒反应就把人赶离了厨房。
这一连串的动作明显就是在避着自己,荒坐在沙发上有些不高兴地想着,唇上带着的微凉却也让他有点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和荒川是五年前认识的,那时候荒川还是他的高中老师,直到荒毕业后两人才开始交往,算一算也要两年了。荒读的是附近的大学,荒川则是在一年前辞掉了高中老师的工作,平日是土木公司的顾问,假日也会在社区大学当讲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礼拜因为荒川被派去出差,所以是荒一个人看家,虽然有点寂寞,不过大学生活过得也挺忙碌的,而且每天晚上两人也会用通讯软体联络,荒川会问他吃饱了没、今天做了些什麽之类的日常小事,好几次荒都在回复栏打上“我想你了”但最后还是装作没事的删掉。

        成长环境让他对周遭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态度也是一贯的清冷,但情感就像密封在瓶子裡的水,只要有了一个缺口就会全数倾倒出来,荒川就是那個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一切都挺平淡的,直到昨天他收到酒吞的讯息说要去大天狗家讨论课堂报告。
        这几个人都是荒在大学认识的,从新生训练开始就被说他们三个长得像,之后就常常一起行动了,虽然不同科系不过还是常在通识、校必修之类的课上碰到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讨论报告的过程也很顺利,当分配好工作准备解散时也是八、九点的事了,有人提议一起吃宵夜,自己被硬留了下来,最后大家喝了点酒…之后的荒就不记得了,也许做了什麽丢脸的事但荒选择不想起来,昨天那个喝醉的才不是我…

        比起自己失态的影片可能会被当成把柄,他更担心荒川发现这件事,他其实有想过要传讯息的,但当时自己多少有点气荒川不说一声,整理好行李扔下一句“我这礼拜出差”就去了机场,再加上荒川说了后天才回来,所以只要自己不说他就不会知道。
        本来应该是这样才对…想得入神完全没发现对方已经走到了客厅,当荒川坐到了自己身旁,他被吓得往边上一缩,惹来了对方一阵好笑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想什麽想得那麽专心?要不要先吃饭?」荒川身上带着淡淡的菸草味,是自己熟悉的味道,荒摇了摇头,稍微往对方坐得近些,把脸埋进荒川肩上,毕竟一个礼拜没见到面,偶尔撒点娇也没关係吧。
        将荒整个人抱到了自己腿上,一个礼拜不见,这人好像又瘦了一点,在讯息裡说自己吃饱了八成是骗人的,自家小孩面子薄在外面总是和他保持距离,只有在家才会这样黏人,荒川轻笑了声,感觉自己养了隻猫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洗过澡了?」又往人脸上一亲,荒川揉着对方的髮丝,荒的头髮在暑假的时候剪了,当时自己不过是问了句“你这样不热吗?”隔天下班回家就看到顶着清爽短髮的荒,明明留了那麽长…虽然有点可惜,但早上起来看到荒睡得头髮乱翘的样子倒也让他觉得挺可爱的。
        荒川的鬍渣有些扎人,荒闪躲着对方的轻吻攻势,找到时机问了句:「小叔叔怎麽穿着西装?」
        「晚点要还去公司办点事。」闻着对方身上的味道,沐浴乳的味道混着奶香,自己曾笑过荒明明长那麽高,身上却是小孩子的味道,还不准人喷香水,将手伸进荒宽鬆的上衣揉捏着他胸口的突起,怀裡人明显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甜蜜的氛围让荒开始想着,说不定昨晚自己根本忘了锁门,回家洗好澡后因为酒醉才睡在荒川床上,今天早上赶回家的荒川也许根本不知道发生了甚麽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这裡是客厅…」荒多少有点抗拒但也不想扫兴,只好轻拉着荒川的袖子,他才不好意思承认自己也有这个意思才重新洗了澡,可他更希望两人能去房间裡交欢。
        荒川毫不在意地继续手上的动作:「窗户关了窗帘也拉上了,不会有人知道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可是…唔……」话只说到一半,突然被人扯着手,荒川将人从沙发上抓了起来,被弄疼的荒稍微皱着眉,但荒川好像没看见,只是拍着沙发背说了声:「趴上去。」

[剩下的走連結]


ㄇㄉlof真的很嚴格
為什麼薑這個字沒有轉成簡體

終於也是個有切的人了……= =

現實生活好爆炸…
要早起還是快睡吧😴😴😴
這幾天忙完就弄個公告(。

中秋快樂!!!
和群裡太太一起玩的✨川荒接龍✨
第一棒: @雨蝶
第二棒: @喵酱
第三棒: @致郁娘殁药
第四棒: @Tarantula
第五棒:我
第六棒: @猫爪子Meow
第七棒: @溟谣
活動圓滿成功!謝謝以上太太~
😘😘😘😘😘

(ㄇㄉlofter不要再吞我文了